現代有句話罵的真對:媽的智障。

藍玉顏在攻擊過來的時候,藍曦若也迎了上去,不過,她身子一低,將整個地面結冰,再泰然的站在前方,藍玉顏就……

重心不穩直接摔倒,摔到了藍曦若的面前。

「啊!」藍玉顏慘叫一聲,膝蓋重重的撞到了藍曦若的腳上。她疼出了眼淚,眼睛里冒火。

咳咳……

「姐姐啊,你不用這麼客氣的。就算你殺了我,我也沒有怨言啊,來吧,我等著呢。」說著,藍曦若還大義凜然的閉上了雙眼。

沒錯,她就是讓她打。但是,這藍玉顏也要能站起來才行啊。

這一招屢試不爽,藍曦若還真就沒見過有哪個人能在自己光滑的冰面上站住。

這種冰面,和現實中的冰面完全不是一個概念。摩擦力全無,別說是站了,能趴住都不容易。

所以,藍玉顏現在是以一個很狼狽的姿態處於冰面上的。

藍玉顏氣的要死,可是卻死活都爬不起來,不免的氣憤不已。

藍曦若走的平坦,她一步步走到藍玉顏的面前,笑的燦爛:「姐姐啊,做妹妹的得提醒你一句,你這智商可真是讓人捉急,你最好呢,去找大夫看看,然後看看能不能治好。不然,你被自己坑死都不知道。」

藍玉顏瞪大眼睛:「藍曦若,你個賤人!」

藍曦若聳聳肩:「看來你還是學不乖啊,這樣吧。」她的嘴角揚起燦爛的笑,雙手一揮,藍玉顏就動不了了。

「賤人你對我做了什麼?」藍玉顏已經是有些驚恐了。

藍曦若撇撇嘴:「沒啊,就是覺得你太不老實了,讓你安靜一會。」說著,藍曦若就直接動手,開始將藍玉顏的外套震碎。

藍玉顏瞪大眼睛:「你做什麼!」

藍曦若笑嘻嘻的說道:「看你挺熱,讓你涼快涼快。」一邊說著,一邊將藍玉顏的裡衣也震碎,只剩下了褻衣褻褲。

「嘖嘖嘖,這就可以了,你乖乖呆著涼快啊,我走了。」說著,藍曦若大喊起來,「快來看啊,有人脫光了躺在地上涼快呢!」

聲音里摻雜了靈力,傳得很遠。

玄靈閣的弟子們正練功練的無聊,這下子來了精神,都紛紛趕來。可憐藍玉顏一動都不能動,只能閉上眼睛,裝作自己昏迷過去。

。 第198章月傾城發怒

聽着江明月的童言童語,花絮絡的臉色很是難看,尷尬的看着花琉璃與月傾城道:「嬸娘,琉璃妹妹小孩子說話算不得真啊,江明月你不能因為我的出現影響了你在家中的地位而如此污衊我,這樣是會被趕出去的。」

月傾城眉頭輕輕皺着,對着花絮絡不滿道:「明月不會撒謊,花絮絡我是見你整天呆在我家門口可憐,才想着讓你進來吃頓飯,順便給你幾兩銀子讓你趕緊走!你咋能對明月說那樣的話?」

見月傾城生氣,花絮絡紅着眼眶道:「我又沒有撒謊,她江明月本來就是外人,為什麼?嬸娘我們雖然已經沒了血緣關係,可畢竟做了十幾年的親人,我的為人你還不清楚嗎?你竟然相信外人,也不相信我!」

江明月聽花絮絡說自己是外人,小臉突然冷了下來,哼了哼,道:「琉璃姐姐說了,我不是外人,我是花家的二姑娘!」

瞅着她那傲嬌的小表情,花琉璃寵溺的揉揉她的腦袋道:「是是是,我的二姑娘,你是姐姐的心肝寶貝,誰來也不能替代你在家中的位置。」

花絮絡看着花琉璃如此寵溺江明月,氣憤的指着她道:「她一個外人過的都比我好,我爹已經被你們趕走了,我娘也改嫁了,我現在沒爹沒娘,你們就應該養我,是因為你們我們家才家破人亡的!」

看着她氣憤又噁心的嘴臉,花琉璃冷笑道:「那你就去找你爹去,至於他們去了哪兒,司徒錦你知道嗎?」

司徒錦看了花絮絡一眼冷冷道:「他們就住在江城!從新慶鎮坐馬車也不過十天路程。」

「十天?我哪裏有錢坐馬車?反正他們不要我了,嬸娘。你就收留我吧,我幹活很快的,絕不偷懶!」花琉璃看着她變臉比翻書還快,淡淡道:「你這樣心腸歹毒的人我們可不敢用!萬一真收留你了,你到時候給我們吃的水裏下毒,我們死了,這家業你到時候一定會順勢霸佔。」

花絮絡聞言,臉一僵,瞪着雙眼道:「我~我從來沒,沒這麼想過。」

花琉璃這賤人怎麼會知道自己心中所想?

「花絮絡,你沒這想法,結巴什麼?我好心讓你進來吃飯,你不光背着我罵明月,還想毒死我們一家,你給我滾出去,我們家不歡迎你。」

見月傾城發怒,花絮絡眼淚刷刷往下掉,可憐巴巴道:「嬸娘,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沒有要殺你們全家的打算?我現在爹走了,娘改嫁了,就剩下你一個親人了!」

花琉璃唯恐月傾城心軟似的,對着她道:「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兒上,我給你十兩銀子,讓你去找你爹!」

十兩銀子?那可不是個小數目!不過見到他們家的基業,十兩銀子算什麼?

她得多要點兒~

「十兩銀子連車費都不夠!」聲音聽上去很委屈,花琉璃聞言淡淡笑道:「哦?嫌少啊~那一分沒有!現在,你就滾出去。」

見花琉璃發怒,花絮絡瑟縮了下道:「那,十兩就十兩。」

「現在是一兩銀子都沒有了!」

「你剛剛還說給我十兩銀子的。」見她咆哮,花琉璃掏掏耳朵,平靜道:「你不是嫌少嗎?既然如此,相信你一定有辦法籌到更多銀子!天不早了,你趕緊走吧!」

聽到花琉璃趕她走,花絮絡自知今天是住不進來了,於是轉頭看向司徒錦,柔弱道:「將軍,你如此愛民如子,相信你不會讓我沒地方住的,我不嫌棄的,當初花琉璃他們一家能住進軍營,相信你也會收留我的。」

看着如此恬不知恥的女人,司徒錦淡淡道:「軍營之中,軍妓確實缺人,你可以去!」

「噗嗤!」花琉璃聞言捂嘴大笑,花絮絡想去軍營其目的不就是想近水樓台先得月嗎?可司徒錦竟然讓她當軍妓!

「將軍,我知道你喜歡花琉璃,可她年齡太小伺候不了你,而我就不同了!我已經長大了~」這就自薦枕席了?花琉璃噁心的胃裏直翻滾,你想睡司徒錦,能不能別拉上她?

「花絮絡,你能不能別這麼噁心,第一,老娘跟司徒錦是朋友,你別隨便給老娘扣帽子壞老娘的名聲,其次,你心裏有什麼齷齪的想法大家都知道,你不就是見他長相俊美,家世不凡想着一飛衝天嗎?可你是草窩裏的野雞,即便穿金戴銀也變不成鳳凰的。」

「你胡說,我長的比你漂亮,在家裏也比你受寵,我怎麼配不上將軍了?」

花琉璃低頭嗤笑兩聲,淡淡道:「受寵?那你為什麼要離開家?花絮絡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什麼樣的人,大家心裏跟明鏡似的,你想找你爹,地址剛剛也告訴你了,就在江城,現在,天色不早了,你趕緊走吧。否則別怪我將你丟出去!」

花絮絡看着花琉璃,伸出手道:「那你給我一百兩銀子,我現在就走!」

「花絮絡,拿着這十兩銀子給我滾!」家月清晨一臉厭惡,花絮絡臉僵了僵,以前月傾城哪裏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如今她們家有錢了,竟敢吼自己了!等著吧,她一定會讓他們全家付出代價!一定!!!

花絮絡轉身離開,但她捨不得滾落的十兩銀子……

「嬸娘,雖然你們這麼對我,但將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別在這裏假惺惺的了,你只要不再出現我們面前,我全家就燒高香了。」

花絮絡哀怨的看了眼司徒錦一眼,拿着銀子轉身離開!至於會不會去找花兀立他們,花琉璃並不關心。

「她就這麼離開了?有點兒不像她的作風啊~」月傾城疑惑道。

花琉璃笑了笑道:「當然不是她的作風了,等明天的時候她肯定會衣衫襤褸的再次過來,說錢被人搶了或者丟了,差點被人猥褻,然後讓娘心生憐憫,趁機收留她。」不得不說么花琉璃所說的正是花絮絡心中所想。

「你跟我想道一塊兒去了,這花絮絡年紀輕輕如此有心機,這種人當了仇人,定要萬分小心,不然會給家裏帶來無盡的麻煩。」

。隨着凌葉話聲落下,她的眼瞳內有着寒芒涌動,下一霎,她腳步一跨,身形暴掠而出,漫天寒氣奔騰,猶如一片白霧,玉手輕握刀把,隨後猛然拔出。

「殘舞·斬月!」

凌葉拔出靈雪刀的那一刻,前面似乎有着一道殘月刀芒浮現,但是又瞬間一分為二,那般模樣,猶如被刀光斬斷一般。

杜小桃玉手輕握炎靈刀,倩影同樣是在此時掠出,腰側刀芒一閃,紅色的火海呼嘯而下,彷彿是與其融合在了一起,刀芒奔騰間,攜帶着一股凌厲之氣,撕裂天際。

「殘……

《靈世之末》第一百八十三章武器戰「水仙姑娘當時也是跪坐了一整天呢,中間沒有休息沒有喝水,姑娘您就先忍忍吧。」粉黛安慰她。

小如瞪大了眼睛,豎起大拇指:「對自己都這麼狠!」

眼見著門外又排起了長隊,爭著搶著要來給側妃送上精心準備的賀禮,還有人敲……

《從前有隻小鳳鳥》第一百八十九章暈倒 剎那后,沉澱在眼眸深處,只覺奚淺的雙眸更加深邃,波光粼粼,令人神往。

奚淺握了握拳頭,感受著手掌澎湃的力量,心情大好。

她的練體終於和靈力一樣了,都是築基後期。

練體之所以進階這麼大。

是萬年碧幽果改造過身體的緣故。

以後她練體的進階,肯定不會這麼快了。

「走,小天,找妖獸練練手。」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自己的力量了。

「早就給你找好了,後方二十公里左右就有六階中級妖獸。」小天早就知道她的性子。

突破后肯定要找人切磋。

奚淺興奮的順著路線過去,還沒到六階妖獸的領地。

它就發現了,六階中級妖獸相當於金丹中期的修士。

神識甚至比人類更甚。

「吼!」該死,居然打擾它睡覺。

奚淺被發現也不慌,率先運起拳頭衝上去。

「轟——」泰山猿被一拳發打飛出去。

瞬間,一人一獸都有點傻眼,什麼情況?

這個弱小的人類怎麼會一拳打飛它?莫不是人形妖獸,可氣息不對啊。

奚淺驚訝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除了微微發麻,並沒有其他感覺。

看來,她的力量和身體強度,都堪比六階妖獸了。

泰山猿反應過來后,怒火交加,嘶吼著衝上去。

奚淺看到它龐大的身軀,奔跑時渾身肌肉都在顫抖。

似乎大地都晃了晃。

她不斷的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要虛,不要怕,你的身體強度也相當於六階妖獸。

隨之,舉起拳頭,準備硬剛。

「轟——」嫩白的拳頭撞上褐色的大掌。

雙方勢均力敵,各退十步。

這該死的人類,怎麼會這麼強。

老子不信了,會打不過她,隨即泰山猿舉起蒲扇般的大掌,準備一巴掌扇死這個挑釁她的人類。

來得好!奚淺舉起拳頭再次迎了上去。

可以酣暢淋漓的打一場。

「轟!轟!轟!」拳頭相撞又落空,周圍的樹木一片片的倒下去。

一人一獸越打越來勁。

雙方都覺得十分痛快,拳拳到肉。

最後竟然打出兩分默契,也是沒誰了。

「砰!」一人一獸脫力的倒在兩邊,皆是氣喘吁吁。

眼神帶著警惕和驚嘆遙遙相望。

奚淺:泰山猿的身體素質還真比一般妖獸強悍。

泰山猿:這個人類肯定是妖獸,就是不知道怎麼沒有妖獸的氣味。

奚淺……

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最多打殘。

泰山猿:……開個玩笑,呵呵!

「再會!」奚淺扔給泰山猿一瓶五品丹藥,揮手瀟洒離去。

泰山猿一把接住玉瓶,神色略微複雜。

她和一般人類真不一樣!

洞府內。

奚淺打坐回想剛才的對戰,沉澱力量。

一個月後,奚淺穩固了實力。

又去尋泰山猿練劍,她的劍意似乎摸到了中期的門檻。

又似乎沒有,反正很是玄妙,她也沒太理清楚。

誰知,泰山猿被一記「流星逐月」劈得正著,瞬間倒地吐血。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想到。」奚淺看著泰山猿幽怨的眼神,趕緊道歉。

立刻給它丹藥療傷。

她錯估了自己的實力,泰山猿才六階中級,相當於金丹中期,而她帶著劍意的實力現在幾乎能挑戰金丹後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