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處岩漿流動的空間內,一枚白色的光球破開空間,緩緩飛到了一尊龐然大物前方。

平淡的女聲從光球內傳出:「伊古尼爾,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個叫拉克薩斯的人類使用的是龍之力吧?」

「格蘭帝列……」

龐然大物緩緩睜開了那雙赤紅色的瞳孔。

伴隨著岩漿的花落,緩緩浮現出身形。

赫然是一尊紅色巨龍!

「靠著一顆龍水晶就擁有了龍之力,那小子……是怎麼做到的?」

對於格蘭帝列的問題,伊古尼爾也是好奇。

「……」

繼續聊了一會兒后,凌淵便退出群聊,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

凌淵只感覺身上不是一丁點的重,是很重!

「嗯……」

爬起來的凌淵看著熟悉的幾人。

貝拉、奧菲斯、小識、鍾小璃。

全部圍在了他身邊,呼吸勻速。

看著睡在他身旁的幾人,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笑容。

輕輕幫幾女順了一下雜亂的頭髮,就從系統空間內拿出毯子,給幾人蓋上。

之後通過虛數空間在沒有打擾的情況下離開了房間。

客廳內,凌淵呢喃道:「苒苒需要訓練,回來的時候估計已經很累了,那今天晚飯就由我來做吧。」

說著,凌淵穿戴好后,便離開了家門。

剛出門

凌淵就看到在自己家門面前左顧右盼的身影。

「你在找什麼嗎?」凌淵問道。

「啊?那個,請問您有看到我的朋友嗎?」後者聽到聲音后,轉過頭,看到凌淵就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樣,急忙問道。

「你是?」凌淵一愣,好奇道。

修女啊,這在炎國還真是少見。

「啊,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來自己梵蒂岡的交換生,卡蓮。」少女連忙道。

「不知道您有沒有見到我的夥伴。」

「卡蓮?你的同伴該不會叫櫻吧。」凌淵下意識道。

「哎?你見過櫻嗎?!」名為卡蓮的小修女一愣,激動道。

凌淵:「……」

「抱歉,不認識。」凌淵直接道。

說完,他就準備離開了。

本能告訴他,要是深究下去,或許會插入一件五百年的愛恨故事。

「大哥哥,不要走!」

然而下一秒,卡蓮卻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

「拜託您找找櫻吧,櫻是可可憐的孩子,如果找不到的話會出事的。」

「?」

被這麼抱著,凌淵也有點頭疼。

「找人的話總得告訴我全名吧,叫什麼?」

「遠坂櫻!」

「?」

「你說什麼?」凌淵詫異道。

「大哥哥是不是知道在哪?我們快點過去吧!」卡蓮激動道。

凌淵:「……」

「如果名字沒有錯的話……可以,我陪你找一找吧。」凌淵點頭。

。 「如果死者的靈魂被黑色印痕,也就是魔痕的氣息沾染了,就會變成魔魂,以吞噬其他完好的靈魂為生,毫無理智,兇殘至極。」

死亡之神終於說到了關鍵的地方,然後這個因為身體變小,連心智年齡也跟著變小的神靈,哭喪著臉大喊道:「我不要被魔魂吞噬啊!這要是讓別的神靈知道了,他們會笑話死我的。」

「呃……」

帕爾一臉無語,都不知道如何吐槽這個神靈了。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得想辦法擺脫這個困境!」

搖了搖頭,帕爾一邊抱著死亡之神逃竄,一邊掃視著周圍的一切。

「嗯?青白長刀!」

終於,帕爾發現了混雜在神殿大廳亂石堆里的青白長刀。

面色一喜,帕爾轉身沖了過去。

青白長刀有破甲之力,應該可以對付魔魂,只是……

「我現在是靈魂狀態,還能拿的起刀嗎?」帕爾想到了這個問題,這是一個不試一試就不能得出答案的問題。

於是帕爾決定試一下,如果不成功的話就把死亡之神丟在這裡,自己先跑出去再說。

至於死亡之神,帕爾才不相信死亡之神沒有應對手段呢!

……

五秒過後,靈魂狀態的帕爾飄到了青白長刀跟前彎腰去拿,結果就是帕爾的手掌根本握不住刀柄。

「果然不行嗎?」

苦笑一聲,帕爾就要繼續逃竄。

嗡……

就在這時,外界帕爾肉體上的黑色半身半身甲破碎成渣,化作一道流光飛進了帕爾的左手之中。

「嗯?」

剛要離開的帕爾抬頭一看,黑色碎片從天而降,瞬間包裹住了青白長刀。

咔嚓咔嚓……

組合摩擦聲中,青白長刀變回黑色短劍,自動飛到了帕爾手中。

這次,帕爾感受到了實質的觸感。

砰!

反手一劍,帕爾用劍身拍飛了身後的魔魂,有了喘息之機。

而後帕爾的數據面板上出現了提示:

滴,檢測到可吸收能量點,是否進行吸收?

「當然。」

帕爾如今全靠能量點吊著命,怎麼可能不去吸收?

滴,吸收完畢,共獲得10000生命能量點和5000精神能量點。

生命能量點:17461

精神能量點:6340

「虧了虧了,這次虧大發了。」

帕爾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他的能量點消耗很大,但獲得的很少,虧大發了。

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被打飛的魔魂再次無聲無息的沖了過來。

砰!

帕爾橫劍一拍,將其打飛了出去,之後帕爾一邊持劍阻擋著魔魂,一邊問道:

「死亡之神,你有沒有辦法讓魔魂恢復成正常的靈魂?」

「沒有!」

死亡之神斬釘截鐵的搖了搖頭,小臉上的表情很是無奈。

「普通靈魂被轉化為魔魂之後根本無法逆轉,只能將其打散,不過……」

「不過什麼?」

死亡之神的話語突然停頓,帕爾趕忙追問,然後死亡之神就鬆開了抱住帕爾的手腳,小小的身體在空中翻滾吵鬧起來。

「我要吃糖,我要吃糖,我要吃……」

活脫脫一個鬧情緒的熊孩子,帕爾一臉黑線,但他還是想要知道死亡之神未完的話語是什麼,因為他想讓約翰的靈魂恢復正常。

「跟我來。」

砰!

再次將魔魂打飛,帕爾轉身奔向了神殿大廳外面。

「等等我呀!」

死亡之神趕忙跟上,雙手抱著帕爾的脖子,猶如風箏似的。

魔魂靜默無聲的緊隨其後,他要吞噬靈魂。

神殿大廳之外的一塊空地上,有著一堆零零散散的物資,那是原先帕爾存放在掌中空間裡面的物資,掌中空間和神國空間融合之後它們沒有消失,而是保留了下來。

……

「給!」

帕爾從物資之中翻出了糖塊,冰冰涼涼薄荷味兒的,使用冰屬性史萊姆精鍊粉末製成的,吃過的人都說好。

死亡之神也是一樣,接過冰藍色的糖塊一把塞進了嘴裡,然後小臉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唔……」

不知道死亡之神如今的狀態是啥?看上去是肉體,又看上去像靈魂,反正帕爾看不明白,只能將其歸結為神靈的特殊之處。

「快說說,不過什麼?」

之後,帕爾帶著死亡之神離開了物資存放處,一邊跑一邊問著之前的問題。

「真好吃。」

死亡之神眯著眼睛擦了擦嘴,沒有繼續賣關子:「不過不用擔心,每個生靈的靈魂本源是不會被侵染的,他們還會回到這個世界的本源之中,等待不知多長時間之後的轉生。」

死亡之神就這樣輕易的,說出了一個驚天大秘密。

「輪迴嗎?」

但這不是帕爾想要的答案,他呢喃一聲之後不死心的問道:「難道就沒有清除魔痕的方法嗎?」

「這個……真沒有。」

……

「約翰大叔,對不住了,我想你也不希望自己一直保持這樣吧?」

得到最終答案的帕爾長嘆一聲,轉身面向不知疲憊的衝來的魔魂,然後舉起黑色短劍,一劍揮下。

刷!

如帕爾所想的那樣,黑色短劍的劍刃割裂了魔魂的身體。

但出乎了帕爾意料的是,魔魂身體上的黑色魔痕在斷裂之後,竟然化作一道流光被黑色短劍吸收了進去。

Leave a comment